Posted by: yuaner | July 20, 2016

微信订阅号:加州娃行天下

我也有订阅号了——和风信子mm合作的“加州娃行天下”!我们俩都在加州,一南一北,热爱旅游,热爱摄影,热爱码字,会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带娃旅行的游记,心得,和攻略。希望大家有空关注一下,如果能帮忙宣传就更好了,非常感谢!


欢迎关注我们的订阅号

qrcode
图文版权所有

投稿请联系 waxingjiazhou@gmail.com

 

Posted by: yuaner | June 23, 2020

Apollo 四年级小结

学习

学年初始,Reading和数学分数依然都是99%。后来由于疫情,学业荒废了一半,CAASPP也没考。

课外英文和数学,完成了Beast Academy 4年级的课程。重新开始中文,从三年级学起,😂

体育

游泳继续和爸爸练习,由于疫情暂停了半年。参加了Junior Lifeguard Summer camp,喜欢上冲浪

冰球打Squirt,打了一半也由于疫情停止了。早上坚持和爸爸早起跑步,暑假参加summer running club (virtual)

音乐

小提琴继续和Mr Maxman学习,完成了suzuki第五册第六首曲子,walfarht #48,boy paganini,Dancla Air No. 6。参加了Maxman Studio的圣诞节表演和六月份云表演

Christmas show

Gavotte

Boy Paganini

加入学校string ensemble,参加了期末的线上云表演

开始学习音乐剧,参加了Willy Wonka Jr和Frozen Jr的表演

参加了学校talent show,演唱When I am Older (from Frozen II)

旅行

这一年国际长途旅行主要是秘鲁和中国。美国国内,去了Sequoia National Park,爬了土豆片,参观了洛杉矶的Broad Museum,看了荧光海,还在beach,湖边和Julian 野营了几次。

其他

完成了第一次整牙,矫正了地包天

开始在后院养小鸡

学校assembly 上又得了奖,这次是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

参加了画画的summer camp,在drive way画粉笔画迎接老师

国际象棋班里得了第二名

九岁生日在秘鲁亚马逊雨林度过

另外,宠妹无止境 😏

Posted by: yuaner | November 18, 2019

Yurok Bravery

                              By: Apollo Cai 

Oyuukwi. My name is Mikka. I live in a Yurok village by the Klamath River. I live with my Papa, Mama, and Grandma. We live in a wooden plank house by the Klamath River. 

Mountains tower over the village, and the redwoods grow in a ring around the houses. The Klamath River winds through the tiny buildings. 

My Papa is a fisherman.

He said one day, I could go fishing with him. I always wondered when that would happen.

My family is very kind to me. They supported me and told me I was lucky I was a Yurok. They say that other tribes didn’t even have easy access to water! I supposed I should feel lucky too.

I supposed I should thank the Great Spirits, but there’s something that I thought needed to change.

“Mama, why can’t women hunt? Why do men do it all? Why do women have to gather, while the men have all the fun?” I asked one day after dinner. “Well, it’s just the way it is, you know,” she answered. 

That night I sat up in by buckskin bed, pondering what Mama said about the men. I wondered if one day, this would change. I listened to the soft pitter-patter of the rainfall. 

I guessed I couldn’t ask for too much, though. The damp torchlight lit the house. I put it out and went to sleep.

The next day, I was eating breakfast when Papa came and told me that he would go fishing. “Oh,”I said solemnly, as usual.  

 So why did I point this out? 

Because what Dad said next was truly amazing. “You get to come with me!” he exclaimed. 

REALLY???!!!”I shouted. 

A few village elders shushed me. “Oops.” I said, and slunk down my bench, hoping to make myself real small, so small that even the mighty hawk couldn’t see me.

 Apparently that failed. 

“It’s all right.” Chief Pamo said. “This is probably really exciting for you. I still remember the day I started going fishing. I would tighten my body up as a little mouse, and then I would burst out like a million arrows shooting outward.”

 “Wow,”I said,”yeah.”

I probably didn’t point this out before, but Chief Pamo is really nice. 

After breakfast, Papa came with his boat. I liked the way his oar was shaped. It was really thin on the top, and it grew fatter.

Splish! Splash! Splish! Splash! The oars skidded across the water surface, descending down the Klamath. Then my Papa let the line out. But what I didn’t notice that last night’s little drizzle had turned into a storm.

 Thunder flashed. A cloud drifted past, covering the sun. A streak of lightning zigzagged across the stormy sky and set a redwood tree on fire. The sky darkened and winds swept past in a frenzy.The rain splattered on my face. The Klamath started to flood, and a wave of water from the Klamath slammed into our canoe. Papa was swept out. 

“PAPA!” I shouted. Without thinking, I charged into the rushing water. Our fishing trip had turned into a disaster.

I dove downward, and broke into a glide. By the first thirty seconds, my lungs were screaming for air. But I had to save my Papa. 

I estimated there was about a minute before I would run out of air and drown. 

59…58…I saw him. His headdress was floating around, his rod tugging in the current. I swam toward him. 55…54…he was sinking fast. I swam toward the bottom of the river. I was losing pressure fast. 

49…48… I looked around, but Papa was not there. I paused and listened. 37…36…35…34…I looked more, and I found him. I grabbed him, and all I could remember after that was darkness.

They said I was carrying Papa in my arms when I passed out in the water, and Mama swam down and pulled me up.

 I honestly didn’t know what happened. All I knew right now was that Papa and I were alive, which was a good thing. But the village had also been wiped out, which was a bad thing. 

I scanned my surroundings. I was in a small clearing in the woods, where the villagers had set camp. The forest was all around the clearing, and the Klamath river bank was now a farming land. 

The elders gathered round in a semicircle around me, and the shaman was chanting in Karuk language. When they saw I was awake they cheered. Grandma even got in the action. They said without me, Papa would have been dead by now. 

Later that day, Papa came and said “Sorry. I…didn’t mean that.”

“That was the best fishing trip ever.” 

“Even though you fainted?” 

“Still.”

 “Even though you almost lost your Papa?” 

“Still.”

“ Even though we lost our canoe?”

 “You could keep on asking these questions and still, that was a great trip.”

 “Even though you didn’t get to catch any fish?” 

“Can you stop?”I asked.

 We all laughed and ate around the fire, especially my Papa and me. 

I hope I will be remembered as the brave girl who bravely charged into the water and saved her Papa. 

But then again, I might be remembered as the girl who stupidly charged into the water who almost died.

                     The End.

Hugo说,当地人的语言Quechua里是没有bye这样的字眼的。他们的说法Tupananchiskama,意思是See you next time, or till we meet again。甚至亲友去世了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因为他们相信,人是有轮回的。无论是怎样的分离都只是暂时的,有朝一日大家还能再次相见。

对秘鲁,也是这样,有朝一日,我们还会回来。Tupananchiskama, Peru!

Posted by: yuaner | October 27, 2019

从印加古国到亚马逊雨林——(13)匆匆利马

最后写几句利马。前面写美食写了很多利马的餐馆,美食绝对是利马最大的亮点,但除了美食还有些别的什么呢?前往利马的飞机晚点,晚了一个小时才到,但出关很顺利,顺利找到我们的司机,还顺利的抓了Pokémon chatot.

从飞机上看就看到利马在群山之中被一大片云雾笼罩。到了利马果然阴阴的,潮潮的,后来听导游说,冬天的利马就是这样,从来不会晴天。阴郁的利马,让人觉得有点压抑。

路上塞车非常严重,一路都很像国内,三条lane开了五辆车,各种抢道逆行,小巴超载,送外卖的小哥,路上买东西的横行,行人抢路,连尾气都像。不远的路却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司机不懂英语,事实上,一路上我们打Uber遇到八九个司机,只有两个英语还算能沟通,有一个是Cusco人,另一个是大学生。

打uber去了Larco Museum,正好赶上1pm的English tour,小朋友们听得很认真,因为我们引入了quiz 奖励系统。这个博物馆讲的是印加之前的历史,从mochika开始,感觉拉丁美洲各国的文明一脉相传,都有各种太阳神和祭祀,还有对蛇,鹰,和豹的崇拜。

另外,第一次见到南美洲的木乃伊,看起来有点吓人,但其实里面只是个小孩,蜷缩状,寓意着埋在土里像种子一样又能获得新生。

然后赶往市里参加free walking tour。我们的导游 Pepe 挺有意思,我们从教堂到广场,到利马天气,秘鲁历史,胡乱听了很多东西。

路过以前的火车站,现在是图书馆,还曾经收留过无家可归的儿童。利马的铁轨也是中国人200多年前广东, 福建人来建的,所以现在利马有100万中国人后裔,中国饭chifa也风靡秘鲁。最后在利马感受一下秘鲁舞蹈,还有成群的鸽子作陪。孩子们跑的很开心。回程路过一个巧克力博物馆, 看了闻了一下巧克力果的味道。

最后一天是秘鲁独立日国庆节,晚上去凑热闹看看利马当地市民的娱乐生活,就去了水喷泉公园。这天的体验比十几天前刚到这里要强很多,路上很整洁,市民也都很守规矩,公园里热闹非凡,我们也被整个欢乐的气氛所感染。

水喷泉有好多个场景,最有意思的是可以钻进去,穿过喷泉tunnel,小朋友玩的不亦乐乎。

从利马了解秘鲁,又从利马告别秘鲁,我想,我应该还会再来这里吧。

Shaman

走完了雨林的空中吊桥,我们在ExplorNapo吃了午饭,导游说有亚马逊部落的巫师Shaman给大家表演。听起来很有趣,于是我们就好奇的加入。表演在一个种满了各种奇特植物的花园进行。一开始Shaman介绍了很多种当地的奇花异草,以及部落祖传的草药,治各种蚊虫叮咬,外伤风湿,疑难杂症。还有药酒,里面有蛇等各种听起来很可怕的动物。

Ceiba Tops表演

我们住的Ceiba Tops有不定期表演,我们在的第二个晚上就看了当地中学生的表演,他们穿着传统服装,表演种大米,插秧等舞蹈。最后一个蛇舞,一个小姑娘真的抱了一条蛇上来转了一圈,还放在同伴身上,最后下场和游客互动,放在游客身上照相,总之还挺刺激的。

不过他们结束后,我看到他们都换上了和我们一样的衣服,牛仔裤,T恤衫,三三两两的离开餐厅,背着书包仿佛刚刚放学的样子,和世界各地任何地方的孩子也没有什么不同了。

部落Yagua

我们去了个小村子叫Yagua,后来回来一查才知道,Yagua其实是个分布很广的部落,他们还保留着自己的生活传统,也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实属难得。

我们去的村子里有八户人家,听导游Luis讲,他们都保持着耕种和狩猎的传统,自给自足。还没进去就看到两个小朋友抱着树懒来迎接我们!原来这是她们的宠物。这两只7,8个月大的树懒因为妈妈被猎杀了,就被收养作为宠物。抱着树懒真的和抱小宝宝似的,它紧紧的抓着你,慢悠悠的,特别温顺。难怪才宝和阳阳回来一直念念不忘。

他们和我们一起唱歌跳舞,然后演示了吹镖,我们也都各自尝试了一番这种古老的狩猎方法。没想到吹镖的杆子还是相当长而且重的。为了准头和速度,举着这么长的杆子吹,也太不容易了。这里的小孩子都裸着上身,男人穿着草裙,女人穿着红布裙。他们还做了很多手工艺品供游客挑选。

Luis告诉我们,他们本来有着自己的宗教,几年以前被commisioner 转化为天主教了。现在的村子里的很多青年和壮年都走了出去,外面的世界实在是充满了诱惑。他们耕种狩猎的传统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现代村落

后来我们因为要去一个蝴蝶园而来到了另一个现代的村子,不大,可能也就几十户人家,但这里已经通电,街道也很整洁,街上的小年轻们都穿着很现代,看起来和外面的世界接轨了。很多家还有电视,恰逢秘鲁举办南美洲残运会,电视里正播放着运动会的比赛,不少孩子在外面从窗户里看电视。据Luis说这也是要花钱的,屋里的座位3sol,外面的座位1sol。

村里还有看起来不像当地人的人,我们看到一个正在学校墙上贴告示的姑娘,英语也很好,仔细一问,原来是从西班牙来的志愿者,利用暑假时间来这里助学。我们在港口也看到不少志愿者打扮的年轻人,和村里的孩子们嬉戏在一起。看样子他们已经在这里一段时间,而今天是离开的日子,大包小包的放在岸边等待返航的船只。

蝴蝶园是个非营利组织,有一位从英国来的生物学家主持开展起来的,为了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对珍惜的蝴蝶物种进行保护和研究。接待我们的是个当地人,只会西班牙语,由Luis全程翻译。我们先去了一个蝴蝶房,里面有超多超大的毛毛虫和蓝色的大蝴蝶Blue Morpho。蝴蝶园里的工作人员给我们详细讲解了各种蝴蝶的保护色和自卫方式,以及Blue Morpho的成长过程。然后我们到一间研究室里面去看更多的蝴蝶和毛毛虫。据说这里发现了10几种新物种。

最后小朋友们还每个人放飞了一只蝴蝶。有意思的是,蝴蝶的个性也迥然不同。才宝放飞的蝴蝶早就迫不及待了,一打开盖就飞出去了。但没飞多远就掉下来,在草丛里趴下来积攒力量。而元宝放飞的蝴蝶一开始小心翼翼,不敢张开翅膀,过了好久才飞起来。而一飞起来就飞的又高又远,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因为Explorama是蝴蝶园的资助之一,所以住在我们那里的客人可以免费来参观。

小城Indiana

Ceiba Tops最近的小城叫Indiana,开船过去也就十来分钟。我们去Canopy Walkway的时候导游安排我们从这里换陆路,直接抄近路抵达River Napo再换船。这样,我们就有机会看看这座小城。

船一靠岸,最先看到的是早市。因为时间尚早,小贩们才刚刚开始摆摊儿。这里卖什么的都有,早餐,水果,大粽子,生活用品等等,而鱼市里则是各种鱼,看到很多橙色肚皮的食人鱼。

然后我们坐着三轮摩托车前往另外一边的港口。这种我们叫“突突”的交通工具还是二十年前在北京坐过,现在跨越了重洋又一次坐上,真是百感交集的感觉。一路颠簸,我们看到路上很多当地民宅,很多连门面都没有的房子,还是挺让人惊讶的。不过当地人并不觉得什么,生活的依然快乐。 

回来的路上看到小朋友们在外面玩,因为是休息日,他们自由的在港口溜达,自由的童年好像我们小时候。他们好奇的打量着我们,我们也好奇的打量着他们。

Posted by: yuaner | October 8, 2019

从印加古国到亚马逊雨林——(11)深入雨林

我们订了一天的Canopy Walkway Tour,这样我们就可以进入Primary的原始雨林,一探究竟。去Canopy Walkway的路颇为曲折,我们坐着船倒三轮摩托车,然后换船,又换小船才最后到达。

在ExploreNapo歇脚顺便吃早饭的时候,看到一群白脸的松鼠猴在树上窜来窜去。上次在Costa Rica没看到这种体型较小的猴子,这下算是看过了瘾。

后来还看到另外一群叫Black-mantled tamarin的小猴子,比松鼠猴还要小巧灵活,跳来跳去,特别可爱。

ExplorNapo在深林中,条件十分艰苦。屋子都没有空调和卫生间,每个床上罩着一个帐篷。可能也只有这么偏僻的地方才更能体会原始雨林的风情吧。

然后我们拾级而上,前往Canopy Walkway。这条亚马逊热带雨林空中走廊,最高的地方有35米高,可以俯瞰雨林canopy ,站在上面还真觉得有点吓人。据说这是世界上最长的一条,全长500米,有15个平台,纵横曲折的Walkway在高大的雨林之上若隐若现,我们就是沿着这些晃晃悠悠的吊桥从一个平台走到下一个平台。

在平台正中央俯瞰脚下的雨林,透过层层的枝叶看不到地面,仿佛下面是不可及的深渊,看得我一阵眩晕。孩子们倒是一点都不害怕,蹦蹦跳跳跟着导游跑到最前面去,开心的紧。


回来的路上遇到搬家的蚂蚁,每一个都背着比自己大很多的树叶往家里搬,它们排成一队,浩浩荡荡,一眼看不到头。Luis还给我们演示了橡胶树是怎么产生橡胶的,还有一棵可以“咚咚”敲响的树。

来Iquitos这边最期望看到的就是亚马逊河上的粉色精灵——粉色河豚了。这边其实有两种生活栖息在亚马逊流域的河豚,灰色的南美长吻河豚(Sotalia fluviatilis)和粉色的亚河豚(Inia geoffrensis),前者体型较小,喜群居,我们看到了好几次。它们也很活跃,时而跳出河面,时而甩个尾巴,和海里的海豚有点像。

而后者粉色的河豚体型大,经常独居,是不容易看到的。但幸运的是,我们看到了两次。一次是妈妈带着宝宝在悠闲的游荡,而第二次是一头独自出行的河豚,仿佛和我们捉迷藏一样,一会在这边冒出水面一下,过一会又跑到那边。但也没走很远,总是能让我们看到,也让我们把它的倩影捕捉进镜头,带回家可以仔细回味。


如果问亚马逊雨林什么是最有名的,食人鱼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这种身型扁小的淡水鱼凭借自己的铁嘴钢牙在人间留下来谈鱼色变的佳话。而我们,来到亚马逊流域,怎么能不钓一钓这种久仰大名的鱼呢?

导游Luis准备好了鱼竿,每人一根,非常简单的木头棍上一根绳,绳的顶端一个鱼钩。虽然装备简单,但鱼饵很高级——好大一块上好的牛肉里脊!Luis把牛肉切成小块,放在鱼钩上,然后教我们钓鱼。鱼饵刚放到水中,就看到鱼线在上下抖动,难道这么快就有鱼上钩了?抬起鱼竿一看,鱼饵已经被鱼吃光了!这食人鱼的速度真不是盖的!

不气馁,再来一次。又一块牛肉上了钩,再放下去。这次学聪明了,看见有动静,马上提竿。可还是慢了一步,牛肉已经被吃掉了一半。下次看来还要更快速度!

就这么在失败中积累经验,慢慢的大家竟然都有收获!最后连小朋友们都每人钓到一条鱼,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钓了十几条,足够中午厨房给我们加一道菜了。不过想想还是有点可惜鱼饵,好端端的一块大肉啊!

中午的油炸食人鱼分外好吃!

最后一天,我们来到一个动物救助中心,很破旧,但动物可以互动还挺好玩。先看到各种鹦鹉,然后每个人脑袋上站一遍。站我脑袋的时候就想,千万别拉屎啊!

然后是大嘴鸟,据说它很彪悍,会啄人眼睛,所以大家和它互动的时候都把眼睛躲的远远的。

然后就看到那只可怜的树懒,在地上懒洋洋的趴着。导游粗暴的把它抓起来,他就在人身上一挂。才宝和阳阳在树懒的拥抱下爱心爆棚,后来一直在研究怎么能回家来养一只树懒做宠物。

蟒蛇从水池里捞出来的时候还是有点吓人的。据说它中午刚吃了午饭,所以肚子鼓鼓的,还没消化。它吃饱一顿可以两周不愁了。

另外一头和蟒蛇朝夕相处的枯叶龟,好像远古生物一般。

临走的时候,一只小猴子和我们一起玩了一会儿。虽然和这些动物亲密接触很有意思,但总觉得这种性质的救助中心有点怪怪的。还是在野生环境下看到动物是最开心的了。

亚马逊河是世界流量最大的、支流最多的、第二长的河流。亚马逊河流量比排名后7名的总和还要大,流域面积达7,050,000平方千米,占南美洲面积的40%,接近澳洲的国土面积。主河道有1.5到12千米宽,从河口向内河有3,700千米的航道,海船可以直接到达秘鲁的伊基托斯Iquitos。

亚马逊河及其支流流经的地区就是亚马逊河雨林,占地700万平方公里,横越了8个国家:巴西、哥伦比亚、秘鲁、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圭亚那及苏里南,包括法属圭亚那。亚马逊雨林占世界雨林面积的一半,森林面积的20%,是全球最大及物种最多的热带雨林。

去亚马逊流域探险,看动物,探查原始部落几乎是每个旅行者的梦想。旅游资源开发最成熟的国家就是巴西和秘鲁。秘鲁有三个地方最有名,Manu应该是最野,开发最少的自然保护区,想要玩好需要深度游;Iquitos城市最大,开发的最早最完善,可以看到亚马逊流域特有的粉红色海豚,还能钓食人鱼;Puerto Maldonado可以看到鹦鹉舔泥,这也是亚马逊很有名的一景,而且还有可能看到美洲豹。PM离Cusco比较近,玩起来其实还比较顺。但我更感兴趣粉海豚和食人鱼。而且我们出发之前出了个robbery incident,果断放弃PM还是明智的。Cusco最近又新开了直飞Iquitos的航班,我们就乘坐这趟每周两次的航班飞入了亚马逊雨林腹地。这里提一句,游览亚马逊雨林还可以乘坐river cruise,沿着河边走边玩。不过这个价格不菲,钱包有些受不了。

来之前不知道Iquitos其实是个非常大的城市,人口一百万人以上。Ceiba Tops的导游把我们接上旅行车,我们一路穿过城市来到坐船的海港。一路上看到无数的三轮摩托车在街上,仿佛二三十年前的北京。从港口我们乘船50分钟到达Ceiba Tops,这里就是我们未来四天的根据地。

我们住的Ceiba Tops虽说是就在亚马逊河边上,但这里的雨林植被已经是secondary的了,也就是曾经开发过,后来又恢复成雨林的。这一段的亚马逊河水很深很宽,海轮都可以一路从大西洋开进来。我们在的最后一天恰逢秘鲁国庆,看到从巴西和哥伦比亚的军舰也开过来助兴。所以Iquitos这周围大部分的地方其实都被开发过了,或者成了香蕉种植园,或者种了庄稼。我们在这里还依然能看到大片的香蕉园和稻田,事实上,我们天天都能吃到亚马逊香蕉和大米,都是相当有名的。在Iquitos港口附近我们也看到过运输木材的轮船。现在的亚马逊流域砍伐依然在进行,开发依然在继续。

当天下午,我们和专属导游Luis去看Ceiba Tree。因为刚下过雨,一路上泥泞不堪,每个人都弄了满脚泥,但看到了各种奇花异草和虫子,还用长长的藤蔓玩了人猿泰山。小朋友们玩的很嗨,弄的浑身都是泥。最后终于看到这里最高大的Ceiba Tree,整个resort就是以它命名的。

Ceiba Tops养了一头小的Tapir,经常在晚饭的时候看它出来溜达。见到人还会躺地上打滚让你抓痒,像小狗一样。除了Tapir,resort还会有些野生动物光顾,各种鸟类小虫子自不必多说,还有小猴子也是常客。

这里还能看到亚马逊睡莲,据说最大的能禁得住小孩子的重量,看了看好像有点不放心把元宝放上去

晚上打开手电筒去night hike夜游雨林。元宝最喜欢这个活动,白天不愿意自己走路总要爸爸抱,而晚上打开手电筒就喜欢自己走了。

这条路没有白天走的泥泞,看到猫头鹰,个头超大看着也很丑的蟾蜍,特别可爱的小青蛙,还有大荷叶和鳄鱼。鳄鱼离的很远,从池塘里探出头来,两只眼睛在手电筒的照耀下闪闪发光。第二次night hike还看到晶莹剔透的毛毛虫,大莲花盛放。只是元宝被army ant咬了一口哇哇直哭,Luis马上掏出他那专治蚊虫叮咬的神药(据说是中国货)给元宝涂上。最后大家还把手电筒关掉,看到美丽的南半球星空和银河。

Posted by: yuaner | September 30, 2019

从印加古国到亚马逊雨林——(9)马丘比丘

马丘比丘,经常被誉为印加最后的城池,天空之城,最后的圣地,世界新七大奇迹…… 这座旅行者心中的圣地其实在印加帝国既不是首都,也不是要塞,只是一个驿站城市而已。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西班牙人来之前马丘比丘就已经慢慢的退出功用,后来西班牙人就压根没有来过这里,所以保留的非常完好。再后来直到1911年,美国探险家Hiram Bingham 在当地人的带领下,让马丘比丘重见天日,这才将印加帝国宏伟的失落之城带到现代社会面前。

一开始,印加帝国就有着失落之城的传说,说是印加的国王逃跑之后跑到那里,重振旗鼓,随时准备反击。然后西班牙人一直没有找到这个失落之城在哪里。直到1911年,马丘比丘的美貌才再次展现在世人眼前,它在自然界的风雨蚕食下还能保持的如此完整,建筑上几乎没有任何坍塌的地方,可以说确实是个奇迹。

前往马丘比丘的路也是相当的曲折,我们乘坐火车一路沿着Urumbamba River逆流而上,来到小城热水镇Agua Caliente。Hugo说这里有很多热泉,下次来一定要留充分时间来泡一泡。

跟着如织的游客我们上了旅行车来到马丘比丘门口。马丘比丘在印加语里是古老的山,而后面的背景山称为华纳比丘Huayna Picchu,意思是年轻的山。这两座山相互辉映,而马丘比丘这座城池就坐落在两座山之间。马丘比丘并不是城池的本来名字,但因为年代太久,没有人知道那里叫什么名字,于是就用山的名字代替了。

进门没多远就可以看到几个镶在山体上的牌子,其中一个就是探险家Hiram Bingham的,以纪念他对重新发现马丘比丘做出的贡献。

再往里面爬一段山路,马丘比丘的主体就展现在眼前了。Hugo找了个清净的地方让大家坐下来休息,他给我们娓娓道来马丘比丘在印加帝国时代的功能和作用。据Hugo读来的研究和推测,马丘比丘是属于大学城,是各地未来君主和有识之士来学习的地方。不仅如此,还有美女养成学院,专门培养未来君主的皇后,所以要从小开始。

站在山顶俯视马丘比丘,令人觉得无比的震撼。华纳比丘横过来看,仿佛就是一个印加战士的侧面头像。印加人真的很会选址,这么神圣的一片土地,建立起这么壮观的一座城市,百年不倒,堪称奇迹。

大家接下来各种凹造型

这时,还有两匹神兽经过,引得路人驻足拍照。惊奇的发现,原来是妈妈带着宝宝,宝宝还时不时的喝着奶。可它们玩了一会儿,工作人员来把它们带走了。

Hugo指着不远之处的一道山洼对我们说,那里就是从印加古道进来的地方,叫太阳门。可想而知,经过几天的跋涉,第一眼从那里望见马丘比丘的心情是怎样的激动啊!

我们在好几个地方照了照片,然后我们一路向下,通过城门进入城里。Hugo带着我们穿街走巷,介绍着各个房间的功能。

太阳神殿

三窗殿

Garden

整齐的庙墙

马丘比丘现在真正的主人———— 一只野生龙猫chinchilla

看过了太阳神庙,看过了君主居住的地方,看过了市民居住的地方,看过了梯田,看过了主神庙的三窗殿,看过了园艺,我们对整个马丘比丘的规模和设计更加钦佩不已。

Hugo告诉我们,眼睛看到的只是马丘比丘的40%,剩下的60%都在地下,组成地基和排水系统。马丘比丘的地基坚实, 石头切割整齐,堆砌紧密,没有缝隙,可以防御地震。引水和排水系统设计的也很精妙, 几百年后的今天, 还还有源源不断的水流出。这里雨季长, 雨量大, 排水系统成为居住的必要条件。这里的地下碎石排水使整个城没有积过水, 让人不得不赞叹印加人的建筑工艺和设计水平。

Hugo还神奇的摘了果子给我们吃

而我,打卡了马丘比丘的poke stop,哈哈

最后我们还看了一间小茅屋。据说当初Hiram发现马丘比丘的时候这里还住着人家。这家人独自坐拥整个印加城池,这是何等的气派和孤独啊!

Posted by: yuaner | September 27, 2019

从印加古国到亚马逊雨林——(8)高原生活

说到秘鲁高原你能想到什么?对于我来说,第一个是马丘比丘,第二个就是羊驼。对于羊驼我们并不陌生,但其实羊驼还有很多种类,这个就完全搞不懂了。降落到Cusco第一站,我们就来到羊驼牧场来喂神兽。

神兽分为llama, alpaca, vicuna, 和guanaco等好几个种类。我们平时见到的llama个头高,毛硬,可以抗行李。而alpaca毛软肉嫩,适合作为经济动物创收。

小孩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看见神兽就爱心满满的去喂草。元宝对一头高大的llama颇有好感,最后把所有的草都喂给它一个了。

然后我们看了织布表演,还在商店里看了一些染色的介绍,仙人掌上白色的颗粒竟然能挤出如此鲜红的汁液,太令人乍舌了。最后小朋友们抱了神兽玩具回家,而我们也买了baby alphaca的挂毯。

第二站是Pisac,刚看完神兽就开始吃!烤alphaca肉还是很鲜嫩美味的。

然后就在附近的小市场转悠了一圈,买些纪念品。才宝对一套印加人对弈西班牙人的国际象棋一见钟情,于是买了后来几天每天都要和阳阳厮杀几盘。

逛着逛着,从市场尽头的教堂传出钟声,一群人从教堂出来,原来是当地人的葬礼典礼。尽管是信奉的天主教,尽管是依照天主教的习俗,当地人也还保持着古老的当地传统,无论是穿衣还是歌唱,和西方世界的葬礼简直天壤之别。

第二天从欧雁台出来,Hugo带我们走进当地人的家。一群荷兰猪就散养在地上。小朋友们一下子兴奋极了,喂它们喂得不亦乐乎。

而Hugo趁机给我们介绍了当地人的摆设和食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种奇形怪状的土豆,简直震惊了。Hugo告诉我们当地女孩出嫁之前还要经过婆家的考验,要看你能不能把土豆皮削干净。看着这么凹凸不平的土豆,就是别出嫁了把。

出来以后继续赶路,路上风景无限,还路过悬在陡峭山崖上的旅馆。要想入住还要爬山!

Chinchero的周日市场热闹非凡。这是当地人每周一次的赶集活动,我们恰巧赶上,这个热闹一定要凑一凑。当地人穿着民族特色服装从各地带着货物赶来,然后换成别的货物回去。这里的货物玲琅满目,吃穿用度,应有尽有。我们主要是吃了几种小零食,比如爆米花和玉米饼,然后就是fried pork belly,陪着酒喝,非常有趣。

Hugo 还帮我们在附近的餐馆订了烤荷兰猪,非常有当地特色的一天。

最后一站是盐田。这里的陆地在百万年前曾是海洋,后来地壳上升成了陆地,并trap了一片海水在这里蒸发成了地下盐地。地下水把盐从地下带出来,而聪明的印加人把这里开发成盐田,盐水顺着山体顺流而下,一层一层的过滤,盐就会慢慢的沉淀在盐池中。盐会沉积成三层,第一层是白盐,就是我们吃的食用盐;第二层是粉盐,是含有铁元素的食用盐;第三层是棕盐,是用于沐浴泡澡的生活用盐。据说当初西班牙人把印加的投降派分配来管理盐田,于是他们世世代代靠着盐田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现在在城市中,还能看到盐田的主人们平时在中心广场聊天,他们穿着传统服装,带着传统的高帽子,生活就好似盐田的水一样悄无声息的静静流淌。

Posted by: yuaner | September 7, 2019

从印加古国到亚马逊雨林——(7)文明的冲突

看着印加帝国曾经的繁荣,以及西班牙入侵之后种种的对印加文明的侵蚀和毁灭,我不禁会思考:如果现代文明社会发现一个类似印加帝国的世界,会像以前一样对待么?也许地球太小,那么换一种说法,如果我们在宇宙中发现一个星球,上面的生物有着类似当年印加帝国的结构,我们会如何对待呢?

很多科幻小说和电影里都有设想过如此的情节。比如《三体》的黑暗森林理论认为,文明之间只有你死我活,只有互相的毁灭;而《阿凡达》里的假定是人类会去控制潘多拉的资源,潘多拉成了殖民地。类似种种,都是悲观的猜测多一些。我想,这也是看尽了人类历史中各个文明之间的你争我夺所得到的结果吧。

西班牙当初发现印加帝国,他们自己的科技水平也还没有那么的强大,尽管已经可以让印加人民屈服,但他们自己其实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和自信。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想尽办法去占领印加帝国的每座太阳神殿,将西方的教堂凌驾于印加的神庙之上,以此来打败印加人民的宗教意志,征服印加人民的精神家园。

试想,如果是现在我们发现了一个隐藏的很深的,远离现代人类文明的自成一体的落后文明,恐怕我们只会去默默的观察。依靠暴力的侵占和毁坏,以及从宗教精神的占有和压迫比自己低级的文明,已经不是现代文明应当做的事情。Star Trek Into Darkness一开始的情节,USS Enterprise去拯救一颗即将被火山爆发而毁灭的低等文明星球,还会尽量让自己不被发现。当文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对低等文明的保护也许就成了一种责任。


当然,这些基于的假设是:两者实力相差太远,现代文明感觉不到威胁,并且也不需要低等文明所处地区的资源。文明间的冲突和矛盾其实是来源于实力没有达到一定的悬殊程度。也许有这么个临界值,当高等文明到了一定程度,并且高等文明和低等文明的差距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文明就可以和平共存了。

当初看《流浪地球》的时候还和朋友讨论过,真的遇到太阳要发生氦闪,地球即将毁灭这种情况,人类该怎么办呢?我能想到的解决办法是,求助,向全宇宙求助。我认为总有更高级的外星文明早就发现了我们的地球,甚至一直在默默观察着地球文明的发展和走向。如果我们遇到整个星球即将毁灭的灾难,而依靠自己的力量无济于事的时候,说不定更加强大的外星文明自然会伸出援助之手,用我们尚未掌握的技术和方法拯救地球,挽救我们的文明。

扯的太远了,讲了太多科幻,离秘鲁游记已经十万八千里了,呵呵。

Older Posts »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