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August 28, 2019

从印加古国到亚马逊雨林——(6)印加帝国的倒下

印加帝国是15世纪至16世纪时建立起来的帝国,在此之前,秘鲁有很多其他的古文明。印加帝国征服了这些分散的文明,建成了统一的帝国。

印加帝国是没有文字记录的,所以很多史实其实都是西班牙人记录下来的。我们在库斯科的印加博物馆里看到,西班牙人记录的印加人有结绳记事(Quipu)的方法,他们通过在绳子上打结而编译一种类似代码的东西,然后记录一些事情,主要是数字,但也会用来传递信息。南美当地原住民的语言Quechua,是从印加帝国一直流传下来的。西班牙人入侵之后,当地语言就用拉丁字母记录下来并且流传至今。我们的导游Hugo就会说Quechua,旅途中他也经常和当地人用Quechua交流。

(印加博物馆里不允许拍照,以下照片来自网络,都是我们在博物馆中看到的)

印加人的农业相当的发达,我们所到的几乎的所有的印加古城都有大片的梯田。梯田非常的整齐有序,而且工程庞大。各种梯田也有自己的功用,有的是为了储备粮食,有的是为了做实验。比如Moray的圆形梯田,不大的地方有着四座依山而建大小不一的梯田,据说是为了实验不同的人工授粉所建的。

每个梯田都配有相应的浇水灌溉系统。看着这样复杂的农业耕种系统,让人不禁赞叹,印加人好能干啊。Hugo说印加人工作非常辛苦,西班牙人看到印加人工作狂非常吃惊,觉得他们像蚂蚁一样,不停的忙碌,庞大而有序,永不知疲倦。

印加人发明的土豆贮存方法至今依然沿用,这种方法能让土豆保存二十年还能吃,简直是奇迹。我们在Chinchero遗迹边上看到几个处理土豆的当地老奶奶,她们都六十多岁了,还背着土豆到平台上来晒。Hugo用当地话和她们聊几句,老奶奶们嘻嘻哈哈的猜我才十七岁,哈哈。然后Hugo给我们讲解了土豆的处理方法,这些土豆根据处理方法不同分为黑土豆和白土豆。因为高原昼夜温差大,土豆晚上会被冻住,然后白天采用挤压的方法让它们流出水,水分流失更利于保存。经过这样的步骤,土豆就像石头一样硬邦邦的,可以长久的保存。

印加的建筑水平也是让人叹为观止的。诺大的石块,切割成各种形状,然后再拼合起来,完全不用任何黏合剂,竟然百年不倒,也算是建筑上的奇迹了。另外,越高级的房子的石料加工处理就越高级。最高级的庙宇,比如偶烟台的sun temple,石块都是巨大而完整的,并且经过了仔细的打磨,摸上去就仿佛是现在的大理石一样光滑。

Cusco的十二边石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块巨大的石头切成十二边,和周围其它的石头完美拼接在一起

不仅如此,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排水和灌溉系统,让水流顺势而下,不会让积水对整体城市的建筑造成破坏。城市里的泉水还会修饰成漂亮的小瀑布,很有园林设计的美感。

欧雁台

印加人的墓穴也是浑然天成。印加人认为人死了还会再生,他们会制作木乃伊,然后统一埋在山里面,借助天然的植被掩饰起来。就仿佛是一颗种子埋在地下,等待着下一次的发芽长大。不过我们去Pisac的时候看到悬崖上一个个的盗洞还是吃了一惊,据说那些都是偷盗木乃伊中金银珠宝所留下的。千疮百孔,令人惋惜。

Pisac遗址

印加帝国的衰落也有自身的原因,当时老皇帝去世,儿子们争夺王位而引发了内战,损耗了帝国的元气。而西班牙人乘虚而入,加速了帝国分崩离析的过程,让它迅速瓦解。但当年西班牙人也用了很令人不齿的手段,比如言而无信,印加人交了赎金却不交还被俘的印加君主等等。

听着Hugo讲述这段悲怆的历史,讲述他自己作为印加后代的精神信仰,看着他眼里的悲伤和不甘,不仅有些泪目。历史的车轮依然滚滚不停的向前疾驰。西班牙人带来了灾难,也带来了创新和改变。不管是不是印加人所需要的,他们都被迫改变了,驶离了原先的航向。

来到库斯科,一定要看看最宏大的库斯科教堂。这座城市曾经是印加人的首府,Cusco在当地语言中就是世界的肚脐——宇宙中心的意思。西班牙人来了以后,几乎毁坏了所有印加人的建筑和庙宇,然后把自己的天主教堂建在上面,把自己的宗教观灌输给当地人,让他们臣服,成为自己的子民。

库斯科教堂就是讲了这么一个如何让当地人更好的接受天主教的故事。教堂里有一幅《最后的晚餐》,和米兰教堂里那副是类似的,只不过餐桌上放的是烤荷兰猪和紫玉米汁。还有一个黑耶稣像,每逢过年过节都会出来参加游行,并且穿着当地特色的裙子。另外,圣母玛丽亚也赋予了当地人pachamama的地位,也就是mother earth。在Holy Family的教堂中,里面有耶稣一家三口,还有圣母玛丽亚的父母,并且在最上方还有着上帝的雕像。上帝人型化,这在别的地方的教堂中是非常罕见的。这些都是为了让当地人忘掉自己的宗教,归顺天主教所做的本土化的努力。

(教堂里不让照相,下图来自网络)

而现代的当地人,过着一种混合式的生活,他们或多或少的会依然沿袭着古老的印加人的生活习惯,从语言到饮食到服饰;也都或多或少信奉天主教。但因为民主自由思潮的影响,像我们的向导Hugo这代的年轻人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了解了自己国家的历史,接触了外面的世界,长大后会很可能慢慢抛弃从小接受的天主教信仰,对以前的印加文化也抱有着惋惜和遗憾的态度。这既是世界全球化的影响,也是秘鲁现代化民主化的体现。他们大概不会想着光复所谓的印加帝国的繁荣,他们只会更努力的建造一个新的秘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