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September 15, 2018

去俄勒冈住树屋——山水风景篇

Mt. Hood相对于Portland就和Mt. Rainier相对于Seattle一样,都是神一般的存在。飞机还没降落,就看到云层上面,几座雪山连成一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Mt Hood, 3429米,俄勒冈最高峰,是一座活火山,上次喷发大约200年前。后来几天,它和我们如影随形,竟然转了几个弯又出现在我们眼前。它地标式的身型如此高大挺拔,让人心驰向往。

到站取了车,已过中午,我们到Portland Downtown去觅食。网红店Mother’s Bistro排长队,我们就在附近溜达溜达。水边的城市感觉就是有灵气,夏天尤其清爽宜人,和西雅图感觉有点相似。

终于轮到我们,吃了著名的Salmon Hash,味道非常不错。

然后上路,沿着Hood River一路向东。到了Chanticleer Point,我们停下来看风景,远眺Hood River河谷和Vista House。这里有一块介绍风景的牌子上面写着Cascade Range云云,才宝就惊呼:原来这里就是Cascade Range了!我一脸茫然,啥是Cascade Range?才宝着急的给我解释,就是一片叫Cascade的山啊!终于惊醒,原来是喀斯喀特山脉,是不是地理课上学过?


下一站是Multnomah Falls ,这是是俄勒冈州最高的瀑布,高约190米,分成两段,而那座跨越山谷和瀑布的桥更是让人一眼便能认出来。可惜去年着了山火,想要去看它还着实不易。

我们在84号公路上开到那里的时候谁知大红灯高挂,路障也都设在那里,说是停车场已满,不能再进车了。吃了闭门羹我们并没有泄气,在前面一个路口折返又开了回来。谁知还是一样的。我们心说,那就多转悠几次,权当看看俄勒冈高速路两边的风景了。不过运气还算不错,再一次转悠回来的时候停车场终于开了,我们也终于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这座地标。

后来我们还走到瀑布上的桥面去了,有一点小小的水雾。而元宝更关心花丛中飞舞的蝴蝶,才宝则特别想下水去抓鱼!


作为樱桃粉丝,到了Pacific Northwest,这个Bing和Rainier的老家,又恰逢樱桃已经成熟的季节,又怎能袖手旁观呢?

早就听说Hood River Fruit Loop可以自己动手摘樱桃,于是一早就朝着果园赶了过去。发现这一路果园很多,都可以U-Pick。我们来到了一座两座雪山之间的果园。这个果园两种樱桃树都有,可以随便采摘。虽然来之前,元宝才宝都对摘樱桃这件事跃跃欲试,但到了这里,看到雪山间的农场,而且农场里还有猪有羊,摘樱桃这件事就忘的九霄云外去了,直接去改成Petting Zoo了!尤其是元宝,到处捡樱桃树的叶子喂小动物,还一本正经的说,那是小猪佩琦和小羊苏西!

说实话,摘樱桃比想象的困难多了,比以前玩的摘苹果摘草莓也都更加困难一些,不适合没耐心的人(比如我)。所以最后的结果是,爸爸搬梯子忙来忙去摘了一大桶樱桃,我和两个小朋友最后只参与了摆拍活动。


Hood River Fruit Loop另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所在就是薰衣草园,七月初也正是薰衣草盛开的季节,采完了樱桃,我们就开往了薰衣草园。

我们去的薰衣草园叫Lavender Valley,正对着Mt Hood,一陇一陇的薰衣草在雪山脚下排列的整整齐齐,淡紫色的花已然盛开,淡淡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

最开心的就是元宝,在花丛中跑来跑去,穿着裙子转圈圈,臭美的不得了。一会还在边上采了蒲公英吹,玩的不亦乐乎。

我们还偶遇老奶奶画画团,在雪山下,薰衣草前打开画架,这么悠闲的呆上一个早上,想来也是特别惬意的事情啊!最后在礼品店品尝了这里自己酿造的薰衣草花蜜(难怪看到一群蜜蜂!),买了几个香包,把薰衣草香留在身边。


才宝说想看鱼,于是我们去了Cascade Streamwatch Trail。 这里是一片regional park,人不是很多,但还颇有点意思。我们先走了Cascade Streamwatch Trail,这条Hiking Trail在Salmon River边上。顾名思义,这里会有三文鱼出没,但在河边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没关系,前面还有一片underwater viewing area,就像水族馆一样,但是完全天然的河水,特别适合小孩子们。这里可以看到河里的样子,喝水很浑,但也看到了小三文鱼和小龙虾。

然后在才宝的央求下,我们走到河边,他脱了袜子和鞋子,开始爬河里的石头。本来在那里的几个小朋友乖乖的在河边玩,一看才宝的样子,也效仿起来,一个个光着脚淌水,最后玩的半身衣服也湿了不少。

过足了瘾,我们走到另外一边的Wetland Trail看湿地地貌。这里的特色动物有蝾螈,鸭子,蜻蜓等等,和刚才的河边很不一样。


十年前,我们一起开车从San Diego一路向北来到Crater Lake。而十年后,我们故地重游。Crater Lake在我心中一直是蓝到极致不能超越的极境。虽然它地貌不算多样,风景有些单一,但辨识度极高,又美得那么纯粹,实在不能不令人沉醉。

才宝来之前对Crater Lake一直惦念着,而看了几分钟的湖水就已经满足,注意力完全被路边的花栗鼠吸引过去了。他逗弄着那只花栗鼠,如此专注,如此热情,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俩一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