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December 4, 2012

读书笔记——Proof of Heaven

ProofHeaven-Eben-Alexander

第一次听到这本书忘了是哪个朋友说的,他说这是一本神经学家写的书,这个神经学医生亲自经历了Near Death Experience,亲身体会了heaven的感觉写出来的。我的第一反应是:not another one! 这种经历听的太多了,所以就当耳旁风,根本没当回事。后来有一次,在收音机里的NPR节目,重点介绍了一下,我的好奇心就又有点被掀起来了。于是借来了一本,一周读完。看完之后,心里有一堆想吐槽的,不吐不快。

简单介绍一下书的内容。这个神经学医生叫做Eben Alexander,曾经在哈佛医学院临床并教书。他和大部分神经学家类似,都是认为意识是大脑的产物,没有大脑,就没有意识和精神。然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改变了这一切。有一天,他突然病倒了,诊断为脑膜炎,并且昏迷了一周。在这一周的濒临死亡(Near Death Experience)的过程里,他的大脑皮层没有任何活动,抗生素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然后,就在医生快放弃的时候,他又奇迹般的醒过来了。而他在昏迷的过程中经历了一场神奇的心灵之旅。他失去了自己的全部记忆,进入了一片天国世界。他在那里面了解到最重要的字眼就是“爱”,无尽的爱。他醒过来以后,天国的记忆却十分清晰,比任何真实的经历都清晰,让他无法相信这只是一场幻梦。更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天国经历的一切有很多神奇的巧合,让他不得不认为那是巧合。他说,如果是他的一个病人和他讲述这个过程的话,他会百分之百的认为是大脑产生的幻觉而已。然后,自己经历了一遍,看法就翻天覆地的改变了。他现在认为,意识和精神思想是可以脱离物质存在的(唯心论),这和我们的科学世界可以没有冲突。他认为我们的大脑只是一个过滤器,将多维的原始的天国信息过滤到现在的几种基本的感觉和认知能力,然而这和天国的维度完全不可比拟。天国学来的很多信息他还在慢慢领悟和琢磨,有的可能令他一辈子都无法参透。

说说我的几个想法。首先,我认为天国论不是唯一的解释,所以他的经历也不能宣称是“proof”。作者认为因为神经学无法解释他的经历,所以,他的经历是超自然的,只能用非自然的解释。然而,仔细读过他的经历,我发现,很多过程都可以用神经学来解释。比如说,他说他的大脑皮层没有活动,如果是幻觉的话是需要大脑皮层的参与的,所以他认为这是miracle。但是大脑皮层没有活动只是昏迷过程中探测的。进入昏迷和脱离昏迷的过程并非是一个开关一样马上发生的,也就是说有几分钟的时间,就可能产生幻觉。书里也提到最早的NDE的患者就是昏迷了9分钟有了进入天国的幻觉。如果“进入天国”只需要9分钟就能做到的话,我并不觉得作者的大脑皮层不可能有这几分钟的活动。再比如,作者提到自己进入天国的过程,没有语言,但是能理解很多东西。这让我觉得似曾相识,我记得读过一些关于左脑偏瘫,语言功能丧失,但是右脑依旧活跃,能有意识的病人的实验,他们就处于这种状态下,没有语言却依然能理解。作为一个神经医生我不认为他自己缺乏这方面的知识。他肯定知道这些,但他选择了去相信另一种解释。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他所谓的科学素养。

其次,作者本身有点先入为主,太多没解释的东西,当然,他可能自己也无法解释。比如,spirit只进入人的大脑才来到地球上么?能进入动物么?植物呢?细菌呢?让他换上脑膜炎的病菌呢?为什么有的人在天国里失去以前的记忆,而有的人还有?如果真的死了并且失去记忆的话,那是不是就等同与一个全新的spirit?spirit有轮回么?天国里失去了很多概念,没有时间的概念了,但是却有上下的概念?空间存在时间不在?光速还守恒么?物理定律还符合么?貌似他在“天国”的时候只顾着享受着无尽的“爱”,却对天国最基本的性质没有做任何探究。

最后的最后,即使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真的存在一个这么样的天国,那么对于我们有什么实际意义么?如果只有死了才能经历,而且所有死了的灵魂都能上天国,在活着的时候我们不会受任何影响,那么这个天国的存在与否也就不对于现实的社会有任何的意义了。如果我能经历一次NDE的话(最好别经历,经历也别脱层皮),如果真的有天国的话,我一定要多问点问题。黑洞啊,暗物质啊,外星人啊,大脑啊,能问多少问题就问多少,能解决点问题就解决点,起码回来以后还能多少为人类做点贡献。也不是有多崇高,多伟大,我就是好奇,起码能满足点我的好奇心也行。当然,像书里讲的,可能那些东西我无法完全了解,但是能了解多少就了解多少,将人类的知识哪怕推进一点点也是好的。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在“天国”都懂了,回来又都忘了。就和很多梦境似的,在梦里的时候觉得特别make sense的东西醒来一想简直就是笑话。如果这种情况的话,那么“天国”的经历和梦境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对于我来说,信与不信也就没有什么区别了。

总之,正如作者书中说的,大部分科学家,包括他的好朋友都无法被他说服,都依然不能倾向唯心论。我也是一个没有被他说服的人之一。但是,他的经历让我多了一个看世界的视角,让我感觉到换个角度的不同。人的大脑依然是个谜,它主宰着我们的一切感受和思想,但我们依然对它知之甚少。说到大脑我又想起来最近的一个重大科学方面的进展,University of Waterloo的教授Chris Eliasmith最近用电脑模拟了250万个神经细胞,这个人造“大脑”能学习并完成很多复杂的功能,那可是比才宝聪明多了。那么,像这样发展下去,spirit是不是也要进入电脑里了呢?或许已经进入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