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October 14, 2009

当科学家遇到艺术家

刊登于《艺术世界》2009年10月

2007-02

DSC_02042008年的秋分,日落时分。

我的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很多人都不是在这里工作的,而大家慕名而来,就为了这个每年两次的美妙时刻。太阳已经慢慢西斜,霞光照亮的半边天空。这里的建筑左右对称,中间的广场上一条小渠指向西面大海的方向。当太阳开始没入地平线的那一刻,就仿佛落入水流的尽头,所有人都赞叹惊呼起来。我按下了手里相机的快门,留下了这一张照片。

这里是Salk Insitute(沙克研究所),地处美国西海岸圣地亚哥。这里悬崖峭壁,地势很高,面向大海,气魄非凡。沙克研究所的创始人乔纳斯·沙克(Jonas Salk)是骨髓灰质炎疫苗的发明人,他8年的研究成果在1955年时公布,引起了全美国的轰动。而他自己拒绝申请专利,因为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盈利。美国当时的总统艾森豪威尔威尔为他颁发了特殊总统勋章以表彰他的贡献,他也由此上了《时代》(Time)杂志的的封面。1963年,在国家和个人的支持下,沙克实现了自己开办研究所的梦想,沙克研究所应运而生,主旨在于进行生物学方面的研究。40多年过去了,沙克研究所一直在生物学研究领域处在世界领先的位置上。现今,研究所里的57个在职教授中有4个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而总共和沙克研究所相关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更多达12个。这对于一个成立不到50年的研究所来讲堪称空前绝后。不久前ScienceWatch.com的一项通过发表文章平均引用律的排名中,Salk Institute在世界神经学领域力压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洛克菲勒等著名学校和研究所,名列第一,而在分子生物学领域列在冷泉港研究所之后位居第二,足可见其卓越的地位。

3不过外界对沙克研究所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更多的人知道沙克研究所并不是因为这里在学术上的地位和贡献,而是这里的建筑。每天中午,这里都有一个导游讲解的关于建筑的旅游项目,世界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就会聚集在这里感受一下这个与众不同的建筑。这里的建筑从外表看并不出众,但是一旦深入其中,你定会被其开创性的设计理念、大胆的布局用材,以及巧妙的和背景的协调安排而折服。而这位建筑大师不是旁人,正是有着一代“建筑诗哲”之称的著名现代设计大师路易康(Louis Kahn)[i]。据说当时建立研究所的时候,沙克和康两人小谈片刻,就觉得相见恨晚,颇有知己的感觉。康对研究所的设计想法和沙克一拍即合,于是联合创建了这么一个举世闻名的——既是艺术史上,也是科学史上的——伟大杰作!整个建筑中,没有任何地方不是康煞费苦心做到尽善尽美的,也没有任何地方是模棱两可,可有可无。乍一看你也许并不能理解康的用意,但是只要你用心去仔细体会,你就会发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倾注了康的心血,都能体现出来这位建筑大师的独特和伟大!

salk2沙克和艺术的渊源并不仅限于此。1969年,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沙克在朋友家里遇到了画家弗朗索瓦丝•吉洛(Françoise Gilot)。一年后,他们在巴黎结婚,这个科学家和艺术家的结合持续了25年,一直到1995年沙克去世。弗朗索瓦丝是个相当有才华的女画家。她年轻的时候曾经做过毕加索的情妇,并给毕加索养育了一儿一女。不过傲慢的毕加索一直没有给弗朗索瓦丝任何名分,甚至不愿意给他们的孩子以自己的姓氏。生性倔强的弗朗索瓦丝最后毅然离开了毕加索,这个举动让毕加索这个自视很高的著名画家也始料未及。弗朗索瓦丝和沙克后来的结合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但是两个人的喜剧结尾也让大家感到无比的安慰。弗朗索瓦丝现在依然健在,她在沙克去世以后就搬到了纽约,80多岁高龄,依然画笔不辍。

painting_8in 每年夏天,在沙克研究所的广场上都会举办一场璀璨星光下的音乐会,旨在邀请所有支持过沙克研究所的人感谢他们,并继续筹款。每年音乐会的请柬封面都各不相同,但都是出自弗朗索瓦丝之手的一个作品。今年的封面是一副名为《太阳徽章》的抽象艺术作品,这幅画规矩之中透着朝气,一轮红日仿佛悬于时间和空间之中,更似徜徉于画家和欣赏者的无尽想象力之外了。


[i]路易•康(Louis Isadore Kahn)建筑师兼教育家。爱沙尼亚人。之后移民美国。1914年成为美国公民。执教于耶鲁大学。他和法兰克•洛伊•莱特被公认为对美国建筑学影响最大的两位建筑师。73岁在纽约因心脏病突发而死。他最重要的作品是:孟加拉国达卡国民议会厅以及耶鲁大学美术馆(1951~1953年),这是路易•康第一个重要的大师作品,采用了许多技术创新,如带有机械系统的水泥板,此外该建筑采用了突出于耶鲁大学的新歌特式建筑文脉的粗野主义风格。


Responses

  1. 这篇科普文好,汇集了科学,艺术,和大名人情感方面的重要资讯。

  2. 我对那个冷泉港研究所感到好奇,一查原来是Cold Spring Harbor, 怪不得周围的人只要一说要去学习点microbio的基本功都要跑去那里封闭式集训呢。

  3. 而他自己拒绝申请专利,因为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盈利。——一个字:超赞!:)

  4. 好看。周末想翻墙进去未遂。

  5. 图和文字都很赞!一定要去你那里拜访一下…

  6. 这个视野要是正负23度半那就巧了

  7. salk是在UCSD对面吗?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原来里边别有洞天啊。有机会要参观一下 :)

  8. to Beilie: 只要有八卦,贝就是沙发,呵呵to Majo: Cold Spring Harbor很厉害的,有人管Salk叫西岸的Cold Spring Harbor…to Li: 这个视野和前后位置有关吧,总有个点是正负23度半的to 呆米:对,就在UCSD对面,Glider Port边上,有空来玩~

  9. 原来salk翻译成沙克啊!神经科学的圣地呀~谁敢把salk叫西岸的冷泉港?冷泉港的人都不敢说自己是东岸的salk吧。。。

  10. 今年的秋分早过了吧?忽然想起来,SALK里面好像没有草地和树,是不是有什么寓意啊?

  11. 我老觉得Salk那块儿很多人在玩滑翔伞… 差点儿以为做啥类似skydiving的生理实验了…

  12. 你下次看看23度半那个点是不是小渠起点…是就说明是有意设计的了

  13. 用google map估测了一下,没有那么大度数,约10-15度吧

  14. 今年秋分已经过了,等明年春分吧。Salk里面有树啊,在小溪尽头有一排lemon tree,据说河边有lemon tree有智慧的意思,不知道真的假的。。。

  15. 写的真好,有机会也去拜访一下这个奇妙的地方:))

  16. 我想错了,赤道才是正负23度半,因为在极点可以是全360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