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September 19, 2008

Half Dome 之巅 08/03/2008

发现最近太宅了,补补游记,驱一下宅气。
去过Yosemite的人都知道,那里标志性的景点就是Half Dome。六年前Yosemite匆匆一游,让我对Half Dome那仿佛在天界的高度景仰了一番。从来想都没想过自己会去爬这个遥不可及的顶端,而这次重返Yosemite,出发前大概一周的时候,偶尔看到几个Half Dome的游记,就心下开始犯痒。虽然我在这之前从没serious的爬过任何超过6 miles的trail,可既然一直对Inca Trail跃跃欲试,这次就算是一次不错的预演。
Half Dome trail 长14-16 英里,上升4800英尺,最终到达8800英尺高的Half Dome顶端,一般需要hike 10-12小时,被称为Yosemite 的ultimate day hike。这段路程最有名的一段应该算是最后的400英尺长的cable,角度可达60度以上,从底下看十分险峻。前一天开到Yosemite的时候已近落日时分。匆匆赶到Glacier Point去看日落。阳光刚刚好,Half Dome在夕阳下显得十分迷人。底下就是Yosemite Valley,是我们今天露宿的地方,也是明天出发点。虽然Valley近在眼前,落差却达近5000英尺,这全是冰川运动的壮举。
在出发前三天才订好Yosemite的住宿,前一天晚上住在Upper Pine Campsite。因为怕熊来找麻烦,特地选择了一个比较热闹的campsite,发现这个campsite有点太热闹了,大半夜,好多小孩跑来跑去,互相大喊着”Albert”,乐此不疲。
一般都九点才起床的我,竟然也有5:30am 被闹钟叫醒,并且爬了起来的时候。上一次是去Los Coronados潜水,这一次是去爬Half Dome。
从停车场出发的时候大概七点钟刚过,两个人装了四瓶propell, 两瓶白水,一个水袋,八个power bar, 一块巧克力,三个三明治,两幅手套,还有防晒霜,洗手液,手电筒,薄外套,帽子,墨镜,小相机,手表,瑞士军刀,几个创口贴,登山杖。
开始的一段要经过两个瀑布,有两种不同的走法。我们去的时候走的是长而缓的Muir Trail (4 miles),还算轻松,而回来的时候却是短而险的Mist Trail (2.5 miles)。唯一不爽的是vernal falls的restroom坏了,也没有饮用水了。这对出发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当我们饥肠辘辘,口干舌燥的返程的时候就成了大问题,不过这是后话。
路上几次碰到一对couple,Ally和Chuck,互相照相若干。不过后来我们的速度比他们快,只在cable上遇见最后一次,那次是我们向下,他们向上。走过两个瀑布Vernal Falls和Nevada Falls,两边的景致一直是山中密林和潺潺小溪交替,在山谷中穿行,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味道,十分清爽。Half Dome总是隐隐约约的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清晨的阳光洒在上面,分外光亮。这时才觉得,我们竟然发疯到要爬到那座山顶上去,真是不可思议。
一路爬升,并不觉得很累,很快就走到了Little Yosemite,这里已过半程。再往上就慢慢觉得坡度开始增加,体力也慢慢消耗,喝了很多水,还吃了energy bar。同行共同攀登Half Dome的人不少,还围着一条rattle snake看了半天。最后的2miles是最艰难的。Half Dome已经近在咫尺,植被也慢慢的减少,想找一个阴凉都不容易了。在Half Dome前面的一座石头山上缓慢爬行,台阶十分陡峭,几乎没爬二十几步就要停下来歇一下。看到有几个同行的hiker开始对此山望而却步,有的竟打了退堂鼓,无功而返。终于翻过这座小山,Half Dome的身姿跃入眼帘。这是一座灰白色的石头山,一边是被冰川削的直上直下,另一边呈四分之一圆弧,整个的形状就是四分之一球形,故称Half Dome。此时时值正午,从7点多开始爬,到Half Dome脚下,我们只用了五个小时多点。
继续向上,我们要爬的是弧线的一侧,两条钢缆仿佛从天而降,我们要手抓钢缆而上。由于只有一条路,上下Half Dome的人时不时会有traffic。现在的海拔高度已经8000多英尺,略微感到有些头晕气喘,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高原反应?戴着手套,一步一步往上爬。这里对臂力的要求挺高,胳膊的力气一直很薄弱的我竟然也并不觉得特别吃力。最后,我们终于登上了Half Dome之巅,一览众山小!
落座在Half Dome的石头上,心情格外爽快。掏出提前准备好的三明治大嚼起来,十分痛快。没想到这里还有几只小松鼠,和一只硕鼠!站在Half Dome的顶端,心情十分舒畅。所以爬上来付出的努力和困难都觉得值得了!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对我来说准确极了。由于hiking boots已经把我两只脚的后跟都磨破了,每走一步,都觉得很疼。再加上下山的时候脚尖一直往前顶,小脚指也被顶得阵阵疼。再加上水和吃的都差不多消灭光了,两条腿开始微微打颤,下台阶的时候,尤其是特别陡峭的台阶显得特别吃力。下山的时候还有惊险的一幕——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trail! 再找回去的时候只能找到一条小路,弯弯曲曲,不知通向何方。看了看hiking手杖上的指南针,方向是对的。我们只能凭着直觉继续向前,心理已经开始惦记着如果迷路一直到天黑该怎么办。幸运的是,没走多久就又回到了大路上,顿时如释重负。走到Nevada Falls和Vernal Falls的时候,我已经觉得自己怎么也走不回去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我们已经走了整整12个小时。虽然停车场也就在一两英里之外,我还是一点气力都没有了。路上遇到一家五口,也是走走停停,我们也只能跟着他们的步伐了。终于走到了停车场,我们弹尽粮绝。从来没觉得我们的SUV这么亲切过,上了车就不想下来了,有吃有喝,感觉回到了人间。把鞋脱下来以后,顿时轻松了许多。入住Curry Village Cabin,美美的大睡了一觉。

 


Responses

  1. 终于见到你bf的真容了。

  2. 嘿嘿,我可不觉得走inca trail需要这样高强度的训练。。。

  3. 赞!景观果然很壮阔

  4. 我比你还宅,gym都好久没去了。悉尼今年的冬天特别长,现在总算过去了,可以多出去玩了。明天有一个4小时的bushwalking,希望能走完。

  5. 听你说去优胜美地就猜你可能要去爬half dome了,果然,呵呵!能坚持下来,很不容易,赞一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