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August 8, 2007

与熊共舞——翻山越岭来看熊

水上小飞机平稳的停在了Brooks Lake上,不远处,一只熊妈妈正带着熊宝宝在湖边悠哉游哉的散步,被我们看个正着。来之前“到底能不能看到熊”的顾虑扫的一干二净。我们兴奋的跳下飞机,却马上被哄到visitor center去受“看熊”教育。

Katmai National Park处在一个人迹罕至的桃源深处,要过去必然要坐飞机或者坐船,辗转几次,颇为破费。而这里每年却吸引着上万的游客。游客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无法理解那些花了好几千块钱买摄像仪器来拍熊的渔夫,另一种是无法理解那些化了好几千块钱买渔具来钓鱼的摄影师。不管别人如何,这里吸引我的就是熊,是那溪边捕鱼的熊,是那带着小熊抓鱼的熊,是那和人和平共处在这一片蓝天白云下的熊。

 
这里的熊真多!湖岸边,树林里,小河里,恐怕他们无处不在。我们一行五个人平时都要同进同出,走在trail上必然大声喧哗+唱革命歌曲+摇熊铃。其实说实话,大家都很想近距离的看看熊,可这么一折腾,人家熊早就远远的就躲开你了,怎么可能看的到呢?但我们又属于“叶公好龙”型的,看不见熊的时候想看熊,要是熊真来的,肯定一个个吓得哭爹喊娘的。鉴于此,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小路上还是制造点声势的好,等到了platform上再看熊不迟。
 
Katmai里有两个platforms,一个在河边,过了桥便是;另一个在要走不到一英里的Brooks Falls边上,是看熊捕鱼的好地方。上platform要经过几道门,熊是上不去的,所以人在上面就可以比较安心的看熊了。我们第一次过桥的时候有几个渔夫和我们说,桥边有熊活动,让我们在远处等一会再走。遭遇的第一次“bear jam”很快就clear了,我们朝Brooks Falls的方向走去,一路无话。先到了lower platform就看到人头攒动,快步走到尽头,发现原来这里有那么多的熊啊!它们站在水中吃鱼捕鱼,怡然自得,丝毫不在意平台上的人群!尤其是三只小熊,在妈妈的带领下,略显稚嫩的朝鱼扑去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这里的熊如此众多在自然界是不多见的。熊不是一种合群的动物,也没有地域性。它们经常独来独往,形影相吊,孑然一身也不在乎。熊和熊之间一直会保持一定的距离,互不侵犯。但是在Katmai就不同了,熊之间似乎还能和睦相处,这要归功于年年在这里洄游的三文鱼。
 
三文鱼的一生可以说神奇而悲壮。它们淡水里生,海水里长,然后又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孵卵,几天后悄然死去。它们总是成群成群的洄游,甚至可以翻越溪流瀑布。据说,阿拉斯加的一些三文鱼可以游长达900英里,跳跃7000英尺的高度到达上游孵卵。是怎么样的毅力,怎么样的机制让它们能寻根还祖,仍是个不解之谜。不管怎样,三文鱼的到来,给棕熊们带来了丰盛的大餐。每年熊们五月份从冬眠的洞穴里钻出来饥肠辘辘,体重已经掉了一半,急需补充营养。这马上就要孵卵的三文鱼富含蛋白质,脂肪,及熊体所需要的多种微量元素,而且一群一群的,抓起来方便快捷,当然成了棕熊出门在外,居家旅游之必备佳品。
 
从lower走到upper platform,看到的是一幅激动人心的场景。著名的Brooks瀑布就在面前,一米多高的瀑布丝毫挡不住三文鱼奋勇前进的步伐。它们勇敢的翻越着,不在乎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这让熊们很高兴,“鱼啊,你们努力跳吧,我们就在瀑布上面等着,争取跳到我嘴里啊”。瀑布上方总会站着一两头大熊,摆着大家分外喜爱的pose——张着嘴等着飞鱼入口。其实我们发现,在那里等鱼跳上来远远不如在水里扑鱼的效率高,往往等了好半天也不见它能抓一条上来。岸上的摄影师们这叫一个着急啊,可熊却慢条斯理,不慌不忙,耐心的等着自投罗网的三文鱼——美其名曰“守瀑待鱼”。当然,每每它以优雅的姿势咬住一条苦命的鱼的时候,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就会不绝于耳,同时还伴有“wow”的惊呼声,恐怕这就是摆pose的熊想要得到的奖励吧。
 
三文鱼很丰富的时候,每头成年熊每天能捕四五十条鱼。它们吃鱼也颇为讲究,一般先吃鱼头,然后是鱼籽,再然后把鱼皮撕下来吃掉,这都是脂肪含量最高的地方,对于熊挨过漫漫寒冬很有好处。如果高兴呢,鱼肉也会吃点,如果不高兴呢,鱼肉就扔掉了,顺水而下,便宜了等在下游的小熊和海鸥。看的我真是心疼,这么新鲜的生鱼片啊,能不能给我留点?
 
这里恐怕是全球也能排上名次的出“动物世界”级照片录像的地方了。看着每个人的装备都是大炮级的,我新买的相机很是相形见拙。天色暗了下来,“大炮”一个个的撤了,我们恋恋不舍的待到最后一刻。每天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platform都会关闭,公园的ranger说这是为了给熊一个宽松的捕鱼环境。我们一步三回头的离开,那种兴奋却挥之不去,大家快乐的讨论着明天后天还要再来看看。
 
正当我们走到接近Brooks Lodge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一对德国夫妇忽然回过头来朝我们打手势,让我们慢点,注意左前方。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见一头棕熊慢慢悠悠的从斜边的岔道上朝我们走来。它和我们做的短短几秒钟对视,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想,完了完了。没想到,它却好像把我们当透明人一样,晃晃悠悠的又从另外的岔道走了下去。虚惊一场!
 
钻进电网围着的campground以后,一颗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睡在帐篷里,感觉熊就在我们不远处呼吸,又开心又紧张。梦里,我真的就变成了一只小熊,在草丛里钻出来,和兄弟姐妹们打成一团,快乐无边。

Responses

  1. 沙发抢一个。 

  2. hehe, 坐太多小心胖。。 

  3. this is amazing stuff…makes me want to fly to alaska this moment…what else did you guys do there? do you watch the bears for a couple hours per day? can you hike anywhere? or it is entirely impossible since the bears are all over the place?
     
    how hard to get to katmai? is it going to cost a fortune? 🙂
     
    thanks!

  4. check http://www.mitbbs.com/article/Travel/23399056_3.html for more info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