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July 26, 2007

与熊共舞——神仙居住的地方

天气并不是很好,一路上一直云雾蒙蒙的,让人的心里也有些郁郁。Milepost提到从Anchorage开往Denali National Park好几个地方都能看到北美最高峰Mt. McKinley——如果天气好的话。而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片云雾缭绕。

Denali 在当地土语里的意思是"the great one",形容麦金利峰倒是挺贴切。这座山峰虽然海拔没有珠穆朗玛峰那么高,但是据称峰顶和地面落差要比珠穆朗玛高,所以理论上来讲,要比珠穆朗玛峰看起来雄伟一些,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虽然到了Denali National Park的时候已然阳光明媚,雪山山头却仍被层层叠叠的云雾笼罩。Yan mm是从云贵高原来的,她住的地方就是被雪山围绕的。她告诉我们,传说里雪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神仙在山间早食朝露,暮吸仙霞。如此神圣的地方,怎么是我们凡夫俗子能轻易看到的呢?是的,我曾经到过的非洲的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也是如此,平时在云里,只有清晨和傍晚来露出头来让人有机会一睹芳容。这个神仙的传说实在美妙,让大家呆呆的望着雪山想入非非。当然,我也很不合时宜的给出科学解释:当太阳渐高后,雪山水汽蒸发形成云,挡住了山头;晚上温度降低到一定程度,云雾冷凝成水降下来,才可能云开雾散。

放下车,带着大包小包帐篷睡袋登上了前往Wonder Lake Campground的camper bus。我们一路深入公园,一路欣赏风景。恰逢雪山融水正慢慢汇成小溪,小溪汇成河流。阳光下,相互交织错落的小河闪闪发光,仿佛铺在大地上弯弯曲曲的丝线。太阳在云朵间躲来躲去,时而露个头,一道光柱就会从天而降,在空旷的原野上产生很神奇的效果。

这神仙守护的山谷里生存着不少野生动物。我们路上碰到一些,但大都远远的自得其乐。第一个见到的是三只公的Dall sheep,我们戏称这是旅程开门红之“三羊开泰”。后来还看到一群母羊,带着小羊吃草喝水。后来我们发现,羊是最容易发现的动物,白色的点点,特别容易辨认。可惜没看到mountain goat,虽然后来在Seward坐cruise的时候看到了,但是太远了,看不清楚。分辨Dall sheep和mountain goat最主要的区别是角。Dall sheep角是弯的,尤其是公羊,随着年龄的增长,角越来越长,开始打圈,最多能长到一圈半。母的角也弯,但不是很厉害,很容易和mountain goat混。不过Dall sheep的角都是棕色的,而mountain goat的都是黑色的。

过了Toklat River又看到三只棕熊,一大两小在吃草。它们沿着路慢慢走,一点不急,让我们看个正着。两个小家伙时不时的嬉笑打斗一番,它们的妈妈只自顾自的吃,也不劝劝架。然后在一个小水塘里看到beaver露头。后来才知道,beaver是水中的建筑师,它们的窝绝对是专业级别的,工程浩大,据说挡风遮雨,效果一流!没看到moose和caribou,有些悻悻,郁闷的想,还不如我家门口,那里都能经常看到鹿,千里迢迢跑到这里竟然一条都没有看到。好在最后回程的时候见到了一只公的caribou在孤独的吃草。哎,本来梦想着能看到一群的,结果很讽刺的让这一只代替了那一百万只。不过总算看到了,没留遗憾。Caribou是北美驯鹿,是唯一公母都长角的鹿,也是帮着圣诞老人满世界送礼物的那种鹿。我觉得它的身材极其失衡,不算强壮的身躯架着那么一对又长又重的角,有的时候长的都挡眼睛了。而moose就完全不同了,很庞大的身材,角也十分的好看,不过长了张丑陋的马脸。Moose其实就是国内说的“四不象”:角似鹿、面似马、蹄似牛、身似驴。在阿拉斯加,这个每个人都看到若干moose的地方,我们竟然和moose几次擦肩而过。在快绝望的时候,终于在Katmai远远的见到一头母的慢慢的走。是车上的一个美国大叔发现的,他简直是千里眼啊,在他说了半天之后,我也只能辨认出来那是个黑点而已……后来车开近了些,才发现真的是moose!顿时对大叔崇拜的五体投地。

一路上颠簸的实在辛苦,可也绝对值得。Wonder Lake campground依山而建,面朝Mt. McKinley,背对Wonder Lake,风景绝佳。早有耳闻这里蚊子众多,好在同行的三个伴都是蚊子钟爱的B型血,让我很有安全感。尽管如此,却也防不胜防,这里的蚊子竟然隔着牛仔裤也能作业,让人佩服。想想也不算奇怪,平时它们都朝那些皮糙肉厚的野牛野鹿下嘴呢,这层牛仔裤又怎能挡住它们的进攻?

我们吃好晚饭,安顿好帐篷以后已经晚上十点多。不过天色尚早,于是决定附近转转,看看这山中的日落。Wonder Lake Campground附近是没有什么hiking trail的。但本来世上就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我们索性趟着隐隐约约被前人趟过的小道一直往下走,野草及膝,我们只要绕开一些灌木和松树,倒也不觉得难。脚下是柔软的苔藓和地衣,感觉特别舒服。只是越走越潮湿,慢慢的有点沼泽地的感觉。我一马当先,不敢怠慢,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生怕踩进泥潭就出不来了。走下一个小坡,地面越来越湿,前面出现一个很小的池塘,一只小鸟在塘里跳来跳去,不知道是不是在找食吃。远方的雪山仍然隐藏在厚厚的云层里,不肯露头,看来今天,神仙们倦了,睡了。尽管如此,平静的水面映着被夕阳染红的云,远山隐约可见,耳边只有蚊虫嗡嗡的叫。这一片静谧,很惬意。

在帐篷里睡下,觉得天从来没有暗下去过。凌晨五点的时候,突然莫名奇妙的醒了。懵懂中打开帐篷的窗,却发现,Mt. McKinley趁这个四下无人的时候露出了头,在晨曦的太阳光下,闪闪发光。仍然被云雾包围,它好像个顽皮的孩子,拨开了帘子的一角,偷偷的看着我们。恐怕若真有神仙住在上边,也是个调皮的孙悟空吧。我不顾一切的蹦出帐篷享受着这一刻美妙,却被那勤劳的在外守夜班的蚊子叮了好几个包。

 

Responses

  1. sha fa & ping ping zanxu from Arequipa, Peru,hehe 

  2. 倾倒!!!!!!!!!!!! 

  3.  第一次看到说棕熊会吃草的。不知道他们进攻人不?

  4. 呵呵,非常有趣,期待着下一篇。 

  5. 我听司机说棕熊在吃草的时候也万分惊讶,有关棕熊,敬请期待后面的游记,嘿嘿。 

  6. 好看!等吃三文鱼的那短,别忘了附照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