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May 5, 2007

California Here We Come – 两对璧人

(注:此篇纯属八卦,不喜八卦者慎入。)
 
回加州几乎是每年的例行公事,而要提的这第一对,我却从没在加州见过,这就是革命夫妻刘马列夫妇。
 
刘马列同学可谓是高中时候大家心目中的典范和楷模,那一身正气是别人学也学不来的。话说他去了科大以后,在系里一直是保持第一的位置。而更难能可贵的是,不仅自己保持第一,还积极拉拢了下一级的年纪第一,这就是他的革命战友杨帆mm。 当俩人一前一后双双步入Caltech后就结为连理。记得我第一次进入他们的结婚网站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对大红对联“又红又专刘郎宇内步月登云”“同心同德扬帆四海乘风破浪”,再加上正中的横幅“革命夫妻”,小字“婚事简办,计划生育”,当时就彻底被折服了。再看看人家的Wishlist “Doctor of Philosophy”, “Family Van Powered by Fuel Cell”, “House Powered by Solar Cell”, “Job Offer from Nankai Senior High School”……看的我这叫一个崇拜。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追求真理的无产主义精神,这是一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啊!
 
扯远了,反正我是抱着这么一种无限敬仰的心情坐在专卖烤鸭的“鹿鼎记”里,等待着革命夫妇的到来的。革命战友开着蓝色的Beatles姗姗来迟。刘宇还是老样子,而杨帆要比照片上还漂亮。几个人聊天自然离不开research。他们俩人都是做实验的,看起来被Caltech摧残的已经很痛苦了。刘宇告诉我去年Baltimore辞去了Caltech校长的职位,由于投资失误等原因资金出现了问题。现在的Caltech已经今非昔比,各个部门都在节省开支。听得我这个痛心疾首,也不知道当初我毕业那年Moore捐的六亿美金去了哪里。难怪Caltech在大学排行榜上从第一掉下来以后就一蹶不振。只希望Caltech能快点度过这个难关吧。
 
第二个要提的是在Caltech时候的室友Yile mm。虽然我们一东一西快五年了,可联系依然紧密。还记得去年六月份,我们俩相约一起去墨西哥旅游,一起在小旅馆里促膝夜谈,一起感叹这世界上的好男生怎么这么少。而一年没到,就传来了Yile mm要于年内订婚,来年去意大利旅行结婚的惊人消息。这让我十分好奇,什么样的男生能在如此短时间内抓住我们Yile mm的芳心?我一定要找机会见一见。恰好,我来南加面试的这个周末,是她第一次去住在Orange County的未来的婆家拜访的日子。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相约一起在永和吃个早饭。
 
Yile是上海人,在Caltech的时候读生物。记得当时选医学院的时候她征求我的意见,问我是去西岸的UCSF呢,还是东岸的哈佛。我说去哈佛吧,离我近!结果第二天她就做了决定,去了UCSF…… 这件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她的gg叫Juny,也是上海人,看起来有点内向。问他做什么工作,他喜滋滋的告诉我是制作电影的!Yile在旁边笑话说,不就是编程序么,干嘛说的这么好听?他其实是在Pixar电影公司上班,做Computer Graphics的,即将上映的动画片Ratatouille就有他的功劳!
 
和Yile聊天提到前一天去了Caltech。Yile第一句就问:“Fleming Cannon 回来了么?”说起这个卡农炮可算有历史了。Fleming Cannon一直在Fleming House门口放着,算是一个标志了。每年开学的时候,大炮都会鸣响,才算正式开学。而突然2006年某天,我们听到消息说,大炮被MIT偷走了!MIT和Caltech学生之间的“战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最开始据说是Hack相互的网站,然后Caltech在MIT开学的时候展开了一次大的攻势,比如发了四千多件T-Shirt,正面写着“MIT”,当别人高高兴兴的拿走以后才发现,背面写着“because not everyone can go to Caltech”……MIT学生怒了,竟然偷走了重达三吨的Fleming Cannon,并且穿过了continent,放到了MIT的校园里!这场胜利让他们挽回了不少面子。而据说Fleming House的学生没过几天就跑过去抢回了大炮,并留下一个超小的大炮模型,上书“Here’s something more your size.”这次回去确实看到了大炮,由于VT的事件,前面放了些鲜花,有点Memorial的味道。而重要的是,大炮的一个轮子被栓上了粗粗的铁链子……
 

 
长话短说,一顿早餐在永和美味的豆腐脑,脆油条,和酱牛肉烧饼中圆满结束了。走出门的时候,回头一看,Yile mm在Juny的怀里,俩人正窃窃私语。她脸上那幸福的表情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看来她真的找到了自己的“Mr. Right”!
 
出门没忘照相,谁想看Yile和她gg的照片,快来贿赂我吧,嘿嘿。
 


Responses

  1. 那个炮的事情我也听说了…

  2. 赞!我要看宜乐的照片!!!扬帆难道是在bjorkman实验室的那个?

  3. 想看的。你知道我最8g了的。活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