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June 21, 2006

墨西哥故事 – 潜水三人行

 
二月份回国过年,路过三番,在Yile mm家小住。提起暑假旅游计划,俩人假期刚好都在六月初,于是一拍即合,决定找个海边度假胜地避暑。多方权衡,墨西哥的Cancun打败了夏威夷。
 
自诩为Diver,那么,去墨西哥,怎么能不去Cancun?去Cancun,又怎么能不去Cozumel?Cozumel是世界著名的潜水胜地,因为那里有世界上第二大的Coral Reefs。后来,刚刚拿到潜水证的Yunpeng gg也加入进来,只可惜他的时间紧迫,只够和我们潜水的。于是乎,我们有了个潜水三人行。
 
(一)
 
第一天是两个tank的dive,我们坐在很小的dive boat—Brain Damage上,我们的dive master叫Monkey,看起来是墨西哥当地人,皮肤黝黑,挺爽朗。船上一共六个diver,一个dive master,一个船长(就是开船的)。这是我第一次翻身下船,第一次drift dive,更是第一次潜到90feet的深度!这里看到的水下生物和在佛罗里达Keys看到的差不多。一年之后,再一次潜入水下世界,再一次被水包围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到我的身上,依然在水里穿梭自如,浑身说不出的舒畅。
 
看到很多种鱼和珊瑚,我和它们打着招呼,或者追着它们开几个善意的玩笑,如此自由自在。看到了一片乳白色的海葵,仔细找了找,只是没有nemo。只可惜buddy的气很快用完了,我们被Monkey轰回水面上。我竟然忘了要在15feet的地方做5分钟的stop(前一天晚上白花时间看了一遍书),蹭蹭的就蹿了上去,害得我的buddy一个劲儿地往下拽我。因为是drift dive,海底下水流很强,Monkey是带着我们顺流而下的,而船上留的船长就要跟着diver吐出的气泡慢慢开船,到最后的地点去接我们。上了岸,立刻被Monkey教训了一顿,说下次一定要做stop,我连连点头称是。Buddy的膝盖上被蹭了一下,红了一片。同船的一个墨西哥老头吓唬他说要是碰到了black coral,一个月都好不起来,把他忽悠得脸都白了。不过其实下午就没什么事了,估计只是碰了一下沙子地而已。
 
第二个Site非常有趣,是个reef wall,珊瑚礁长得像一面墙一样,drift很强,就这么在墙上流过。我们基本上不用费力气,只要调节好浮力,被水流吹着走,好像坐缆车一样,珊瑚呀,鱼呀什么的,一样样从眼前嗖嗖而过。
 
Monkey一下水就捡了根珊瑚枝,左捅右捅的,给我们找好玩的东西。看到很多美丽的半米见方的angelfish,黄色的,黑色的,蓝色的,绿色的,白色的,还有带着一对大眼睛的。有的就在我手边翩翩而过,好像和我做游戏一样,怎么就抓不到呢?看到一只小海龟,一米多长的grouper,蓝色的Parrotfish,在洞里躲着的鳗鱼,顶着两只小角很憨厚的cow fish,还有傻里傻气的puffer。Monkey抓起一只海参给我们摸,滑滑的,还有一只可怜的cleaner shrimp,被我们在手里传来传去。
(二)
头一次night dive,心里惴惴焉。结果上了船一问,七个diver里面,五个都是第一次夜潜,也就释然。然后dive master Eric一句:“我也是第一次夜潜……”我们就全体晕倒,然后听他不紧不慢的说,“in this week”…… 我问Eric,夜潜的visibility是多少,他说:“zero.”天啊,真的是全黑的水下世界,让人有点儿害怕。
 
趁太阳刚刚下山,Eric交待了在水下的注意事项,使用手电筒的种种规则,天还没全黑,我们就扑通扑通下水了。夜潜还真刺激,黑不隆冬的,只看到每个人拿着手电筒晃来晃去,在无尽的大海里。我认准了Eric的黄色脚蹼,基本在他身边寸步不离——这黑灯瞎火的,丢了就惨了。
 
潜的地方叫Paradise Reef,难道天堂都如此黑暗?当然,夜潜也很rewarding,看到了很多白天睡大觉,晚上出来活动的,稀奇古怪的小东西。先是几只外出觅食的龙虾,然后是一只硕大的螃蟹,后来是很大的海螺,和钻来钻去的海蛇。Eric时不时的捡起来点儿东西给我们看,传到我手里发现,竟然是一对小螃蟹在XX,打搅了它们的良辰美景,罪过罪过。
 
手电筒照来照去,显现出来的是珊瑚的本来颜色。在白天太阳光下,红光被海水吸收了,看到的是发蓝绿色的珊瑚,而此时才发现,好多珊瑚红的十分艳丽,鲜红欲滴。鱼儿们也都快睡觉了,安安静静的趴在珊瑚丛中,或者岩洞里。我们顺着水流慢慢的漂,时不时的惊动附近的生物一下。见到一只很漂亮的红色Squirrel fish,两只大眼睛,看起来很无辜的样子,让人心生怜爱。看来大眼睛真的是美女的杀手锏,即使放在鱼身上,都这么好看。
 
我正在观察一条大的grouper怎么睡觉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Eric“嗒嗒”的信号声。抬头一看,看到几只手电筒一同指向半空中的一只透明的乌贼。在手电筒的照射下,乌贼通体泛着蓝莹莹的光,尤其是眼睛,特别闪亮。这乌贼也不怕人,优哉游哉的悬在水中,身上软软的触手随流晃动,说不出的优美。这是我第一次水下看见乌贼,欣赏了好半天。没过多久,又听到“嗒嗒”声,我立马奔向Eric,发现原来是一硕大的章鱼在岩石上蠕动。章鱼是会变色的那种,随着环境的颜色变换姿态和颜色,起到保护自己的作用。章鱼可能发现被我们一群diver团团围住,有些不知所措,向左爬两步,逃不出去,又向右爬两步,还是有人,最后只好一动不动,让我们痛快地欣赏。章鱼的身躯实在是柔软,几乎紧紧地贴在珊瑚礁上,包裹住一大片珊瑚。记得电视里看过,说章鱼和乌贼其实都是对diver挺危险的动物,如果它们的吸盘紧紧罩在diver的mask,diver就比较郁闷了,还有乌贼的墨水也比较烦人。没想到一晚上,两种神秘的家伙都被我看到了,真是幸运。
 
时间过得真快,潜了五十多分钟,感觉和十分钟似的。回到船上,天完全黑了,船开起来,冷风嗖嗖的,我冻得直打哆嗦。不过心里美滋滋的,夜里水下冒险,实在太有趣了。
 
(三)
第二天潜水又是一深一浅两个site,dive master仍然是Eric,仍然认准了他的黄脚蹼。第一个叫Palancar Horseshoe,大概80feet深。珊瑚礁的formation很怪异,千变万化的。可鱼并不是很多,珊瑚也不是很好看。地上落了很多碎散的珊瑚,可能是去年Hurricane破坏的结果。有些凄然,这长了几百年的珊瑚,说损坏就损坏了,自然的力量太可怕了。
 
第二潜在Dalila Garden,非常漂亮的地方。一下去就见到一只海龟慢悠悠的游。它虽然慢,却是逆流而上,我使劲拍脚蹼也追不上它。看到了好几只barracuda,还有sting ray,grouper什么的。这里的珊瑚保持的比较好,受飓风影响不大,看见直径一米多的brain coral,扇形coral在水下摇曳,还有大群大群的snapper,grunt在游荡。在dive master的带领下钻了个洞,洞门口有一群snapper在站岗,也不怕人。最后的时候,我们游到了一片水流很急的区域做stopping,就这么一动不动的顺着水流漂啊漂,爽呆了。
 
Tips
–据说Cozumel岛上有上百家dive shop,竞争很激烈。我在
http://travelnotes.cc/reviews/view_review.php?location_id=1&reviews_location_name=cozumel&cat_id=5&cat_name=Dive+Shops&ratings_val=15,17,7
http://www.scubaboard.com/forumdisplay.php?f=208 两个网站上看了不少经验,最后和大家协调,决定和Papa Hogs(http://www.papahogs.com )潜水。这是一家加拿大人开的Dive Shop,船挺小,Dive Master也都尽职尽责,还算不错。
–汲取了上次潜水晕船的经验,这次我在校医院买了防止晕船的贴,一小片贴在耳后,药效持续72小时,还防水,效果极其好,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药片名字叫Transderm scopolamine 1.5mg。头一天潜水的时候,看见一美国jj也带着,看来真如校医所说,在diver中,这种药很popular啊。

Responses

  1. 不好意思,这段还比较正经。等另类的耐心点儿:p照片我会慢慢的往album里面放

  2. so cool and exciting. waiting for mo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