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yuaner | May 10, 2006

四月(七)

 

物理系一年一度的音乐会快到了。每年春天这个时候,一些物理系的,或者是物理系的朋友都要登台献艺,以显示物理系的人也不都那么书呆子气,也有各种爱好,也会琴棋书画。小西是物理系的研究生,但是却没有什么音乐细胞。不过阳阳就不同了,颇具有艺术天赋,不光能妙笔生花,还精通音律,从三岁就拉小提琴。于是小西力邀阳阳出山。阳阳早就手痒痒了,怎么能错失良机?于是一口答应下来,这两天在家里苦练《梁祝》。阿梅这么平和的姐姐,天天听得这如泣如诉的提琴曲,情绪竟也变得有些悲喜无常。这天,阳阳推门进屋的时候,竟看到阿梅在悄无声息的抹眼泪。

“阿梅,怎么了?”阳阳惊讶的问。
“……”阿梅低头不语。
“是不是老板骂你了?”
阿梅摇摇头,却仍不说话。
“还是我这两天太闹,吵到你了?”
“不是……不关你的事……”阿梅哽咽道。
“那,那怎么回事?你说话啊。是不是和阿明吵架了?”阳阳从没看过阿梅哭,有点儿不知所措。
“我……自己哭一会儿……可能就好了……”阿梅虽然这么说,可哭得更厉害了。
“你别这样啊,阿梅。你知道我不会劝人……”阳阳有点儿着急,“要不,你等着,我把小西叫来吧。”说着,阳阳就掏出手机给小西拨了个电话。

小西匆匆赶过来的时候,阿梅情绪已经稳定了。小西和阳阳对视一眼,阳阳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阳阳,你给阿梅倒杯水吧。”小西看到阿梅面前那一堆纸巾说道,“别让阿梅失水过多了。”阿梅听了这话,脸上竟有了点儿笑意。她嗔怪的看了眼小西。“阿梅,”小西坐到阿梅身旁,“心里有什么不开心地说出来吧,别憋坏了。阳阳和我都不是外人嘛。”

阿梅叹了口气,终于倒出了她的苦衷。原来,阿梅的老公阿明家里有个弟弟在国内,要买新房,准备结婚。阿明是家里的长子,又是在国外留学的高材生,平时也喜欢个报喜不报忧,让家里觉得在美国好像很快就能拥有金山银山一般。所以阿明的弟弟结婚,阿明作为他唯一的哥哥当然要尽一份力。本来阿梅和阿明都商量好了,给家里寄个五千美金,这对于一对留学生,尤其是两地分居的留学生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可现在国内房价涨得厉害,阿明的家里几次暗示能不能再寄一些过去。阿明自诩是个孝子,对父母的话自然言听必从,就和阿梅说能不能把打算寄给阿梅家里的钱先寄给阿明家。阿梅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都退休在家靠退休金生活。阿明觉得,阿梅家里反正不缺钱,不用怎么寄钱;可阿梅心理自然不满,觉得这是偏心眼。于是俩人从开始芝麻大点儿的小别扭,在电话里越吵越凶,直到最后互相摔了电话。

“他竟然说……他竟然说……要和我离婚……”阿梅说到这儿,说不下去了,又哭出了出来。
“那你怎么说的呀?”阳阳问。
“我说,离就离,缺了谁地球都照样转。”阿梅倔起来的时候有点儿让人觉得陌生起来。
“别呀,”小西心里一阵疼,“阿梅,这种话别轻易说出口啊,很伤感情的。”
“可我……可我……听到他说这么无情的话,我的心一下子就冷了,我可不怕他威胁。”阿梅抽泣着说。
“哎,你这么说他肯定会更生气的,更不松口的。谁不是吃软不吃硬呢?”小西说。
“他是男生,怎么能那么没有肚量,这么小气呢?”阳阳忿然,“我们阿梅那么温柔贤惠,他自己生在福中不知福,简直太过分了!”
“阳阳,这话不能这么说。你也得替阿明想想。”小西说道。
“小西,我让你来是让你安慰阿梅,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反而替阿明说话了?!”阳阳有些责备的看着小西说。
“因为宽容和忍让是双方的事情嘛。阿明也是人,他家里本来就有点儿逼得他喘不过来气,阿梅这边又没有提供支持,必然他心里很不舒服。有点儿脾气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个时候要是双方再互相责备对方,对解决问题于事无补啊。”小西说得还挺有道理。
“这么说倒是没错,可我心里就是拧不过来。有时候想,有个老公还不如你们单身的快乐。”阿梅说。
“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嘛。”小西说,很多时候都是没有经历过,没有想过,就不能体会当事人的心情。以前总是觉得自己足够成熟,纸上谈兵头头是道,可事到临头,往往仍然意气用事。”
小西顿了顿,继续说,“阿梅,其实你也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拥有的时候都不意识,已经习以为常。其实你想想,有一个阿明一直在你身边,你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都有人和你分享,这已经是很大的财富了。”
“没错,像我和小西这样,孤魂野鬼一般,都要嫉妒死你了。”阳阳在一旁头点的和鸡啄米似的。
“那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办呢?”阿梅用求助的眼光看着小西和阳阳。
“先消消气,缓一缓。阿明估计现在也不好受,等你们两个都平静下来再好好讨论讨论。多替对方想想吧,适当的时候说点儿软话,不吃亏的。”
“嗯,我试试吧。”阿梅精神好了许多,“谢谢你们啊。”
“对了,阿梅,我记得你这个月底要去加州看阿明的吧?机票买了么?”阳阳突然问道。
“哎,一直拖着呢。我们都吵成这样了,还哪儿有心思讨论这些?”阿梅叹了口气说。
“正好我想月底去加州看个朋友,要不我们一起走吧?”小西突然想起了什么。
“真的么?太好了!有你这个军师在,我觉得自己不再孤军奋战了。”阿梅兴奋得说。
“啊?你们都去啊?我也想去!我还没去过加州呢!”阳阳吵吵着。
“那我们三个同去吧?阳阳,你试验那么忙,请得下来假么?”
“不知道呢……不过我真想出去走走了,这些日子把我憋坏了!我明天去和老板说说看。”一提到玩,阳阳准保是最积极的。

小西:我月底要去加州了,去参加朋友婚礼,我的一个朋友闪婚了,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子坞:据我观察,闪婚的成功率更高。因为闪婚说明两者都有想稳定的意图。人入了门,即是闪。
小西:那你觉得我是不是玩心太重了呀?
子坞:当你自己想静下来的时候,你心里的熊自然会睡下来的。


Responses

  1. 呵呵,熊~!

  2. 越写越成熟了,深刻道理琐碎得生活都有了, 人物形象也很鲜明了.能不能在这儿 请男士们投票, 选出他最喜欢得女生? 只能选一个, 不能说选这个做情人,但是那个更适合做老婆之类得话.

  3. 分特,阿梅这段就是买买提典型的坑啊。。。
     
    心里的熊,很好玩,呵呵

  4. 不会在blog上弄投票:( 有哪位大侠帮忙一下?
    心里的熊– 来源于Legends of the Fall 🙂

  5. 呵呵,越看越吸引哦,颇有中国女子版的The Big Bang Theory(框架上很像,内容很中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